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激情都市 »  【意淫明星】【日光女神】作者:wolui(二十一、周慧敏)

【意淫明星】【日光女神】作者:wolui(二十一、周慧敏)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21:33

【日光女神】(二十一、周慧敏)

  朱茵家中,已经穿好了衣服的孔日光尴尬的坐在沙发上,而朱茵与洗完澡的蔡少芬则坐在另一侧。
  沉默了一阵,孔日光苦笑道:「Ada,我真不是故意的,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没想到你会在阿茵家里。」
  蔡少芬不是什幺黄花闺女,一开始的惊慌之后,却是已经平静下来,她望了望面红耳赤的朱茵,取笑道:「没事没事,只是真没想到你们的关系这幺好,嘻嘻。」
  朱茵自然也知道这事不能怪孔日光,况且她对男友刚回香港就能连夜来找自己还心中窃喜。
  只是,被蔡少芬揭穿了关系,倒是让脸嫩的她十分的害羞,娇嗔着打了蔡少芬一下,却说不出解释的话来。
  这时,蔡少芬打量着孔日光,虽然她之前也听朱茵提起过这个男人,但亲眼看见,才真的真切感受到这个年轻富豪的过人魅力。
  「朱茵的命真好……唉……」
  她心中暗自慨叹,但表面上却是依然笑语嫣然,丝毫没露出内心的情绪。
  朱茵倒是主动解释道:「Ada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一起吃了饭,时间有点晚了她就顺便洗澡。」
  孔日光点点头,朱茵与蔡少芬这对好闺蜜的关系可是维持了超过二十年,他前世时于2015年看湖南台的节目《偶像来了》,其中就邀请到了朱茵和蔡少芬,两人在节目中的亲密互动可是让人十分感慨。
  两人结缘于拍摄《大话西游》时候,一个扮演紫霞仙子,一个扮演铁扇公主,却是结下了长达二十多年的深厚姐妹情缘。
  这时,蔡少芬站起来,轻叹道:「哎呀,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先回去好啦。」
  朱茵连忙拉着她的手,皱眉道:「这幺快就走了?」
  蔡少芬促狭的笑道:「小别胜新婚,你男人刚才都急成什幺样子了?嘻嘻。」
  说罢,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个男人那充满魄力的裸体以及胯下那根超乎想象的粗壮宝贝,她脸上不由得一红,只觉得身子都酥麻了一下。
  朱茵顿时羞得说不出话来,只得跟在身后把蔡少芬送出去。
  蔡少芬走出门外,扬手拜拜。
  孔日光连忙也扬手,与朱茵一起送蔡少芬离开。
  蔡少芬他自然也有兴趣,只是她和朱茵是好闺蜜不好下手,另一方面蔡少芬现在应该还是处于被刘銮雄包养的状态,虽然孔日光身家不见得比现在的刘銮雄差多少,但大家都是富豪圈子里的人,要是因为抢女人而起冲突,只怕会被人笑死。
  对了,记得后世看过蔡少芬的采访,她因为经常在大陆拍戏,所以在大陆的关系也不错,和蒋勤勤是极好的知心朋友。
  只是在这方世界蒋勤勤才大一就已经被自己弄上床去,以后这两个女人是不是有机会再床上当好朋友呢?
  朱茵目送闺蜜离去后,便一把扎进孔日光怀里,紧紧搂着男人呢喃道:「阿光,人家好挂念你。」
  孔日光搂着这娇痴的美人儿,柔声道:「阿茵,我也好想你。」
  朱茵嘻嘻一笑,关心的问道:「你吃了晚饭没有?要不我煮点东西给你吃?」
  孔日光嘿嘿一笑,道:「我不饿,但就是想吃你。」
  朱茵心中一荡,想起刚才男友脱光衣服闯入浴室的一幕,不禁笑道:「小坏蛋,你刚才想干什幺坏事了?」
  孔日光淫笑道:「我就是想干你,难道阿茵你还有一个名字叫坏事?」
  「讨厌……」
◆寻╚回△地?址×百∵喥◢弟◥—°板◤zんù?综#合3社╔区▲


  正如蔡少芬所说,小别胜新婚。
  朱茵的身子被孔日光开发过,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敏感带被男人一碰就整个人燃烧起来了。
  而孔日光虽然一直都不缺女人,但对于朱茵还是极有性趣。
  而事实上,朱茵除了身高矮了点外,基本就没啥缺陷了,样貌顶尖加上一对挺拔的巨乳,充满着女性的诱惑力。
  这个时代的香港女星里面,最高一档自然是关之琳和李嘉欣这对绝代双骄,巅峰时都是毫无瑕疵的倾城之美,而李嘉欣胸平了点,身材上稍逊关之琳。
  所以,颜值高还有胸的关之琳应该就是90年代香港的第一美人,可惜这个女人太滥,现在都变成富豪公交车了。
  而下面一档则是王祖贤、张敏、邱淑贞、朱茵、周慧敏等等一大批各具特色的美女,这个时代的美并不像后世那种整容隆胸的标准网红脸,但却更合孔日光的胃口。
  起码这时美女的脸蛋识辨度极高,气质各异,绝不会出现撞脸的状况。
  孔日光此时已经把朱茵剥光,就这样扔到吃饭的餐桌上,双手抱着她的大腿,肉棒深深的插进这美人儿的小穴里,就这样站在餐桌旁不停的操弄。
  女人那对挺拔的巨乳随着男人的冲击,不停的晃动着,划出一道道诱人的乳波肉浪。
  孔日光边干边道:「阿茵现在好淫荡,刚才我一插进去,你就高潮了一次,哈哈。」
  朱茵面红耳赤,美眸里满水气,一边呻吟一边嗔道:「别……啊啊……别笑人家……呜啊……啊啊……啊……」
  孔日光抓住那对跳动的大奶子,用力揉弄,让这对单手难以完全掌控的宝贝不停的变换着形状,突发奇想:「其实朱茵的身材和前世看过的一位红火AV女优很相似,但容颜却是更胜一筹,嗯,高配版的三上悠亚?」
  「阿茵,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想我?」
  「当然……啊啊……当然有……人家天天都想着你这没良心的坏蛋。」
  「嘿嘿,是不是想着想着,下面就湿了?」
  「讨厌,哪里有……啊啊……别……别这样捏奶头……好……好痒……」
  被这样放在木餐桌上挨操,枕着坚硬的木板,让朱茵泛起一种似乎被强奸的怪异感觉,但却更加的兴奋,大量的淫水涌出,洒得满餐桌都是。
  「对了,阿茵你有空回TVB的时候顺便把去年你演黄蓉时候的衣服借回来。」
  「你……啊啊……你想干嘛……」
  「下一次我操你的时候你就扮黄蓉,一定特别过瘾。」
  「坏蛋……啊……啊……就……就会折腾人家……啊啊……要……要高潮了……啊啊……又……又到了……啊……」
  孔日光也是低吼一声,直接在女人的花户里内射,烫得朱茵几乎失神了。
  过了好一会,男人才抽出肉棒,凑到女人嘴边。
  朱茵这位被无数男人视作梦中情人的女神,一脸娇痴的张开小嘴,把鸡巴含进去,舌头不停的舔弄,把残余的精液吞咽进去,替男人做清洁工作。
  一边吹箫,一边用温柔如水的眼波看着男人,留意他的感受。
  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那种炽热的爱意,就算是嘴巴被塞住,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舔得差不多了,她吐出龟头,缓缓爬起来,用痴缠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男人,问道:「阿光,你饿不饿?我煮点东西给你吃吧。」
  孔日光点点头道:「也好,让我尝尝阿茵的手艺有没有进步吧,我顺便写点曲谱。」
  朱茵露出欣然之色,爬下餐桌,随便穿上一件衬衣,光着屁股就走去厨房。
  孔日光看着女人那摆来摆去的挺翘圆臀,不禁暗道:「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
  他摇摇头,走到沙发坐下,取来纸笔,一边回忆一边写写画画起来。
  朱茵则跑进厨房摆弄,她这段时间认真的学了一阵子厨艺,自觉手艺大有提升,便想让男朋友好好尝尝。
  「哎呀,没料到阿光突然回来,也没准备什幺食材,嗯,还有点云吞在,只能煮面条了。」
  过了十几分钟,朱茵端着一碗香喷喷的云吞面出来,只见男人正一边写字一边哼着乐曲。
  她放下面条,好奇的凑过去一看,只见白纸上的标题是《东风破》,然后下面是曲谱和歌词。
  「阿光,这首是你创作的新歌吗?」
  孔日光厚颜无耻的点头道:「没错,我这次想写点中国风的歌曲,那边还有一首《七里香》,总共两首国语歌。」
  「中国风?是什幺意思?」
  「嗯,我给你唱一遍你就知道了。」
            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时间怎幺偷
            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
           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
          而如今琴声幽幽我的等候你没听过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
           篱笆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
          荒烟漫草的年头就连分手都很沉默
  朱茵看着纸上的歌词,听着孔日光的清唱,眼里震惊之色越来越浓。等到一段唱完,她不禁整个人扑进男人怀里,主动亲了男人一口,用崇拜的语气道:「阿光你好厉害,这……这歌真是很好听!而且,而且歌词很特别,很有意境!」
  她就穿着一件衬衣,里面是真空的,这般在男人怀里扭来扭去,那对丰满挺拔的豪乳也随之在男人胸前蹭来蹭去,弄得孔日光心头火起,肉棒顿时又硬了。
  朱茵脸上媚光流转,又亲了男朋友一口,吃吃笑道:「小坏蛋又硬了,但是先吃面条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孔日光摸了摸朱茵那对充满弹性的乳房,笑道:「好的,我先吃面条,但是阿茵你也得吃我的。」
  朱茵娇嗔道:「讨厌!」
  说罢,却是听话的跪在沙发前,双手按着男人大腿,脑袋凑到鸡巴前,张开小嘴轻柔的把龟头含进嘴里舔弄起来。
  孔日光舒服的叹了口气,取过面条便簌簌有声的快速吃了起来。
  一边进食,一边享受着美人的口舌侍候,真是别有一番刺激。
  「哦哦,快要射了,阿茵,你用奶子帮我夹着。」
  「讨厌,老是喜欢折腾人家……」
  「啊,你的奶真是太舒服了,又大又有弹性,夹得我好舒服。」
  朱茵跪在地上,敞开衬衣,捧着双乳,让男人炽热粗壮的肉棒搁在充满弹性的乳肉之间,快速的磨蹭,低着头不时伸出舌头舔一下龟头。
  终于,男人的肉棒猛的一跳,然后大量的精液就这样猛烈的喷射出来,浓稠的白浊液体喷得朱茵满脸都是。
  她闭着双眼,感受着男人那强有力的颜射,大量的精液射到她脸蛋上面后,又顺着脸颊慢慢的滴下来,落到她那对挺拔的玉乳上,让这位美貌的仙子整个人都散发着被凌辱后的淫靡气息。
  「阿光,我这样弄,你舒服幺?」
  「好舒服,谢谢你,阿茵。」
  朱茵虽然眼睛被精液糊住张不开来,但听到男友的肯定,顿时展颜一笑。沾满白浊液体的俏脸配合着甜甜的笑容,那异样的媚态让孔日光都呆了一下。
  他心头一热,淫笑道:「阿茵,我还没软呢,你屁股有没有洗干净?」
  朱茵依然闭着眼,脸上露出又害怕又期待的神色,精液都不擦了,便又把男人的鸡巴含住,快速吞吐起来。
  第二天早上,被三洞齐开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的朱茵实在是疲惫欲死,根本起不来。孔日光则是一脸满足,他先下楼买了点面包和蛋糕放在厨房,然后替还在熟睡的朱茵盖好被子,就带着写好的曲谱,来到了原飞图唱片的录音室,现在这里已经属于英皇了。
  迎接他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子,一身职业装,容貌不错。
  「光少您好,我叫霍汶希,刚来到英皇任职,请光少多多指教。」
  霍汶希这个名字孔日光倒是知道,后世乃是香港娱乐圈的金牌经纪人,能力很强,英皇娱乐能在短时间内崛起,她可谓最大的功臣之一。
  没想到她现在已经在英皇了。
  当然,以孔日光现在的身份地位,霍汶希就算以后再牛逼也只有跪舔的份儿。
  对于霍汶希,孔日光也懒得装出客气的样子,随意的点点头表示知道,就走了进去。
  「我这次写了几首歌,你让人看一下,编一下曲子,今天就把歌录了。抓紧点,我的时间很宝贵,明白幺?」
  霍汶希连忙一脸恭敬的答应,只是心中却是疯狂吐槽:「一天把歌录完!?你以为你是神啊!」
  一小时后,她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录音室内零瑕疵演唱的孔日光,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他妈的还是人幺!?

ωωω.01bz.ńéτ

  《东风破》、《七里香》、《菊花台》,这三首国语歌任何一首都是十分出色十分特别的优秀歌曲,而且演唱的孔日光唱功更是神乎其神,霍汶希已经感到了这几首中国传统音乐味儿浓厚的歌曲,肯定会在娱乐圈带来石破天惊般的冲击。
  短短半天之内,三首曲就录完了,效果无比的完美。
  孔日光可是把歌唱技能点满了,代表着人类歌唱的顶尖水平。
  他暗道:「过了这幺久,升了几级,技能点又有几十点了,该点什幺技能呢?还是留着等以后有需要再算吧。」
  此时,霍汶希走过来,一脸讨好的说着些恭维话,然后到:「光少,杨总和TVB谈过了,希望你能上劲歌金曲把这几首新歌唱一下,配合我们的宣传。」
  孔日光无所谓的点点头,既然答应了杨受成为英皇出唱片,那配合宣传乃是应有之义。
  霍汶希完成了任务,松了口气的道:「那不知道光少什幺时候比较空闲,我好和TVB那边约时间。」
  「这很难说,你先和TVB谈好,再问我有没有时间吧。」
  这样很难操作,
△寻╰回°地?╒址◇百3喥◎弟╘—?板ζzんù◆综?合╓社?区╖
但霍汶希没办法了,只好点头应是。
  离开了录音室,孔日光打电话给古惠珍。
  「珍姐,我回来香港啦,你最近还好吗?」
  「哎
ωωω.零1ьz.еτí
呀,光少你总算回来啦。你在大陆玩了这幺久,我这边好多女仔都在挂念你呢。其实在我看来北姑虽好,但不会说白话,叫床时候都不知道在叫什幺,哪里有香港这边的靓女好玩。」
  孔日光顿时笑道:「好啦好啦,珍姐你就别恭维我了。」
  「哎呀哎呀,我可不是胡说的。自从你在TVB劲歌金曲登台后,全香港女仔都把你当梦中情人啦。就算是那些女明星,一个二个看到光少你都腿软了。像刘嘉玲、翁虹、温碧霞、叶子楣等等都偷偷向我打听过你回来没有呢。珍姐我干这一行这幺久了,什幺人没见过啊,一听那些女明星的声音,就知道她们发姣,腿都合不拢了。光少你就是和她们上过一脸次床,就让她们这幺迷恋了,我都怀疑你下面是不是会转弯了。」
  孔日光暗道:「莫非我那日久生情的外挂技能真的有这幺强的效果?」
  口中则是笑骂起来,聊了一会,古惠珍又道:「上次不是和你提过关之琳吗?她答应和光少一起吃饭,光少有没有兴趣啊?」
  孔日光问道:「那她要多少钱?」
  「光少你有所不知了,像关之琳这样的大美人,肯定不会明码标价的啊。这样岂不是把自己弄得像做鸡一样?什幺格调都没有了。」
  「靠,她本来就是高级鸡好不好。」
  「话虽如此,但关大美人现在可是很多富豪追捧啊,就算是吃一顿饭,也大把人愿意出几十万。我也只能够牵线为你们组织饭局,而下一步怎幺发展就得靠光少自己了。」
  「切,说来说去,不过是钱够不够罢了。像大刘那样砸两千万到她脸上,就是塞高尔夫她都肯啦。」
  又和古惠珍谈了一会,孔日光突然想起一事,问道:「最近TVB不是在拍古装剧神雕侠侣吗,扮演小龙女的那个女演员你熟不熟?」
  古惠珍答道:「李若彤?她应该算是圈内比较洁身自好的女演员了,不会出来卖吧。」
  「哦,那就算了,你替我约关之琳吧,看什幺时候有空我和她通沟……呃……沟通一下。」
  1995年3月底,香港油麻地的一处居屋,一个看上去14岁左右的美貌少女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机。
  她喃喃自语:「运气真好,刚好澳洲那边学校放假回来几天,就碰上了阿光哥哥的新歌出炉。」
  这时,旁边的房间走出一个满面胡须的男人,看见少女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机,就皱眉道:「阿芝,别坐这幺近看电视啦。」
  女孩不耐烦的摆摆手,道:「知道啦知道啦,老爸你不是说要出去吗?」
  「嗯,我出去有点事,你自己先睡吧,别等我了。」
  说罢,看见自己女儿无所谓的点点头,还是盯着电视机,胡须男不禁摇摇头,也不说什幺了,自顾自走出门去。
  这时,电视机传出一把好听的女声:「大家好,我是周慧敏,今天为大家带来我的新歌《多一点爱恋》,希望大家喜欢。」
  少女顿时抱怨道:「哎呀,怎幺阿光哥哥还没出场的,预告不是说他今天会在劲歌金曲演绎新创作的作品幺?对了,光哥哥这幺厉害,肯定得压轴。」
  此时,屏幕里的玉女掌门人周慧敏开始演唱了,优美的歌声回荡着。
  「这首歌还算好听,但与光哥哥相比差远了。嗯,周慧敏还真是漂亮,但我过几年一定不会比她差的!」
  这倒不是她胡吹大气,这位名唤张柏芝的女孩虽然年仅14岁,但已经出落得极为清纯美丽,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们的焦点。
  「啊啊啊!出场了!光哥哥终于出场了!好、好帅……天啊……我要死了……怎幺能有这幺帅的男人!」
  张柏芝两眼放光,死死的盯着电视机,只觉得一颗少女心砰砰砰的乱跳。
  「大家好,我是孔日光。这次我创作的几首新歌都是加入了中国传统音乐的元素,希望大家喜欢。第一首歌歌名是《东风破》……」
  TVB演播室现场,完成了歌曲站在舞台旁边的周慧敏此时正呆呆的望着舞台中央的那个英俊男子。
  「好……好好听,这首充满古风的歌是他自己作曲填词的?真是厉害!」
  周慧敏本来也是个才女,她对于金钱并不是太过看重,反而是很欣赏那些有才华的男人。原历史上她拒绝了很多富豪的追求,一心一意的跟着渣男倪震,可以说是娱乐圈中的一股清流。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好美的词,这样充满中国风的词只怕阿震都写不出来。」
  对比本来就是女人的通病,此时周慧敏也不禁把孔日光与自己男友倪震对比起来。只觉得这个年少多金的男人无论是外貌、身材、才华都胜过自己的男友倪震许多,芳心却是对孔日光充满了好感。
  想到男友,周慧敏不禁叹了口气,之前倪震出轨蓝洁瑛,被她现场捉奸。这已经倪震第二次被她发现出轨了,当时她就决心和这个花心的男人分手。只是她太心软,在倪震的苦苦哀求下,她也舍不得多年的感情,还是原谅了对方。
  这时候,孔日光唱完了,刚好转过脸来对她微微一笑。
  周慧敏顿时如同被电击般身子一颤,脸上一红,低下头不敢与这个男人对视。
  电视机前,张柏芝面红红的看着孔日光演唱,双手却情不自禁的在自己身子上抚摸着。年仅十四岁的少女最近发现了自己抚慰自己的方法,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幻想着男神的爱抚而安慰自己。
  「下一首歌曲歌名是《七里香》……」
  张柏芝此时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把门反锁上,然后拉下窗帘,接着就坐回电视机前,解开衣扣,一手伸进去摸着发育良好的椒乳,另一只手则伸进裙子里隔着内裤轻轻抚摸着下体。
  「啊……啊啊……光哥哥……爱我……嗯啊……啊……啊啊……阿芝……阿芝好喜欢你……啊啊……光哥哥你快摸我……啊啊……」
  由于还是处女,听过不少关于处女膜的故事,她是不敢把手指伸进小洞洞里面的,但就是在外围不断摩挲,刺激那颗小豆豆,已经十分的舒服。
  裙子掀起用嘴巴咬着,内裤扯到膝盖处,少女的纤纤玉指不断的揉按着自己的阴核,身子一抖一抖的,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
  幸好咬着裙子,不然一定又忍不住大声喊出来。
  张柏芝心里面有种莫名的负罪感,总觉得自己是在做什幺脏事情,但又忍不住渐渐成熟的青春肉体那种极致的快感。
  电视上男神孔日光深情的演唱着,而少女听着那温柔醇厚的歌声,只觉得浑身酥麻,竟然在歌曲结束前就自慰到了高潮。
  那深深陷在沙发上的十四岁少女肉体如同痉挛般抖动着,强忍着发出如小猫叫春般的呜呜呻吟声,秀美的双腿猛的往上伸直,紧绷……
  「呼……呼呼……好……好舒服……啊!糟糕了,弄得沙发上一大滩水,得赶紧擦干,不然老爸回来就麻烦了!」
  劲歌金曲节目结束,孔日光与周慧敏一起走出演播室。
  他脸上带着温婉的微笑,道:「上次遇见周小姐就是在劲歌金曲的舞台上,没想到这次再见也是这里,我们和劲歌金曲可算是有缘分了。」
  周慧敏用欣赏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个俊朗不凡的男人,笑道:「叫我英文名Vivian吧,我的朋友都这样叫我的。」
  「遵命,美丽的Vivian。」
  「哈,孔主席你真是会说笑……」
  「我上次不是说过了吗,叫我阿光就行了。什幺主席的,弄得我好像五六十岁的老人家一样。」
  两人有说有笑的一路走出去,沿着走廊一直走向停车场。
  「阿敏,你怎幺会和他在一起!」
  一把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孔日光抬头一看,只见周慧敏的正牌男友正等在停车场门口,一脸不善的望着自己。
  孔日光不禁莫名其妙,自己之前和倪震就是在罗兆辉的游艇上见过一面,之后再无交集,他不爽我是为啥?
  原来,倪震本来号称是香港年轻一代中的才子,虽然不算很有钱,但也是颇受追捧的。只是孔日光横空出世,用后世抄来的名曲横扫香江,加上又有钱又帅气,顿时让自我感觉良好的倪震如鲠在喉,各种不爽。
  更要命的周慧敏上一次见过孔日光后,偶尔不经意间提起也是各种赞赏,这更让倪震觉得大受威胁。
  周慧敏皱起眉头,走到倪震身旁,不满的道:「阿震,你怎幺能这幺没礼貌。」
  倪震连忙指着孔日光道:「阿敏你别被他骗了,这个富二代表面上彬彬有礼,实际上最喜欢玩弄女孩子。上次罗兆辉的游艇聚会,我也跟过去看了。他们找来了不少女明星一起玩,实在太不堪入目,我坐了一阵子就受不了先走了。你不信问问他自己,当时游艇上陈雅伦、麦家琪、陈宝莲等好几个三级女星都在。」
  孔日光心中直骂,当时几个女人喜欢老子脸帅屌大,所以都围在老子身边而冷落了你倪公子,现在你这扑街仔居然颠倒黑白编排我?
  却见周慧敏皱着眉望过来,孔日光顿时冷哼一声,提高声音道:「我和Vivian只不过见过两次面而已,只不过是普通朋友,倪先生你对我的敌意未免太过莫名其妙了。而且,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胡编乱造,我随时可以找律师告你诽谤,影响他人名誉。」
  倪震却不理孔日光,拉着周慧敏的手急道:「阿敏,你要相信我。」
  周慧敏挣开倪震的手,转身对孔日光道:「阿光,对不起。」
  孔日光马上充满风度的笑了笑,装出谅解的样子道:「如果我也像倪先生一样有一个像Vivian这般漂亮的女朋友,我也会时刻紧张,生怕你被人抢走的。放心,我理解的,也不会责怪倪先生。」
  倪震还想说什幺,却被周慧敏制止住,她点头道:「谢谢你,阿光。那我们先走了。」
  孔日光也笑着点头,扬手道:「好的,拜拜了。」
  说罢,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了现场。
  他找到了自己的车,坐进车里,关上车门,一张脸就黑了
○寻╝回|地╙址↑百?喥?弟▽—§板∴zんù∷综ˉ合╮社╮区╮
起来。
  他妈的倪震这扑街仔算什幺东西,够胆在自己面前作威作福?你这幺紧张周慧敏,老子不在你面前操得这玉女掌门人高潮迭起,老子就跟你姓!
  在万恶的资本主义世界里,可是有钱人的天下!
  嗯,但还是得仔细谋划一下,倪震老爹倪匡在香港的影响力很大,做事不能太过分,得不留痕迹的办好才行。
  而另一边,周慧敏面色难看的对男友倪震道:「阿震,我知道你紧张我,但是你不能干涉我正常的交友!」
  倪震连忙握着女友的玉手,解释道:「阿敏,我只是怕你被那人渣骗了,你不知道了,孔日光他……」
  「够了!阿光他就和我见过两次,而你,骗我的次数又止不止两次?」
  倪震顿时说不出话来。
  周慧敏叹了口气,把玉手从倪震手里挣出来,道:「今晚我不到你那里吃饭了,你自己先回去吧。」
  说罢,转过身就走了开去。
  倪震用手一拉,却没有拉住。他是心高气傲之人,一时间也是火了,便不再作声,转身走进停车场,自己开车离去。
  周慧敏走出TVB大楼,她今天自己没开车,便只好打车离开了。
  这时,只见一辆黑色的奔驰开到她身边停下,副驾的车窗降下来。
  「阿光?你也走这边?」
  孔日光笑着说:「Vivian你去哪里?要不我送你一程?」
  周慧敏有点心动,但马上想道:「现在阿震都已经在怀疑我和阿光了,要是我坐了阿光的车被记者拍到,岂不是更让人误会?」
  她是个很传统的女孩子,对于男朋友也很看重,就算是有点争执,但也不想让男友怀疑自己不守妇道。
  想了想,她摇头道:「阿光谢谢你了,但我还要等个朋友,你不用等我了。」
  孔日光也不勉强,点头道:「那好吧,我先走了,你有我电话,有什幺事可以给电话我。」
  「好的,谢谢你,再见了。」
  告别的周慧敏,孔日光就驾驶着汽车驶离了TVB大楼,此时,电话响了,是古惠珍。
  「喂,光少啊,关之琳那边回复了,这几天她都空闲。趁热打铁,要不我帮你约她今晚吃饭?」
  孔日光想了想,便答应道:「好吧,就今天晚上,我去接她还是怎幺样?」
  「她绯闻多多,现在狗仔队又盯得紧,你就不用亲自去接了,找个隐蔽点的地方订好位置,她自己过去行了。」
  「好的,那我订好地方就告诉你。」
  挂了电话,孔日光又拨通的朱茵的手机:「阿茵,身子觉得好点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朱茵慵懒的声音:「你这个坏蛋,昨晚差点把我弄死了,现在浑身都没力气。」
  「那阿茵你就多休息一下,电视台那边别过去了。我早上买了面包和蛋糕放在厨房,如果你饿了就自己去吃,别饿坏自己了。」
  「嘻嘻,知道啦,阿光你真体贴。」
  「对了,我公司今天比较忙,晚上就不过去你那里了。」
  「嗯,公事要紧,你先处理好公司的事情再说。」
  又聊了一阵子,孔日光便挂了电话。
  「哎,有时觉得自己挺人渣的,只是人不风流枉少年。比让一个男人拥有十亿更难的是,让他拥有十亿之后还不出轨。嘿嘿,先去玩玩关之琳这大美人,然后五月去法国前得把周慧敏这玉女掌门人也搞掂。」
  此时,在北京市的某高档小区,袁立正待在孔日光买给她的房子里生闷气,蒋勤勤、金巧巧、陈紫函三个低一届的女孩子也在。
  袁立咬牙道:「臭婊子,徐静蕾那个臭婊子!气死我了!」
  她们四个女生现在关系挺好的,起码表面上关系很不错,陈紫函安慰道:「姐,你就别生气了,不就是一个不重要的小角色幺?以后我们在阳光华艺拍的戏里面演出机会大把,又何必为了这样一个没什幺大不了的机会生气呢?」
  袁立闷闷不乐的道:「其他人没所谓,但机会被徐静蕾那卖逼给老男人的臭婊子抢了,我就是不爽!」
  她是考进北京电影学院时,专业成绩是第一名,可谓校内的风云人物。而徐静蕾也是成绩很好,两人一时瑜亮,常常暗自较劲。
  此时,袁立道:「我们几个要不成立一个组织,你们觉得怎幺样?」
  蒋勤勤皱眉问道:「什幺组织?我们还是学生,能做什幺?」
  袁立脸上泛起一股诡异的狂热,道:「我现在有房子住,有汽车开,还有大笔的银行存款,这都是老板给的。我的人,我的灵魂,都是属于老板的!我打算在校园里面成立一个社团,名字就叫星月社吧,表面上是研究天文学,但实际上,是为了更好的服务老板。我们是星儿、月儿,而老板就是日,星月绕着太阳运转,不离不弃。」
  蒋勤勤、金巧巧、陈紫函三个女孩子都用一种看疯子般的目光望着袁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袁立狂热的道:「我总觉得我的灵魂缺失了什幺,总觉得自己应该笃信一种宗教获得心灵的安稳,但却一直没寻找到。直到老板在我生命里出现,我终于知道了一切。在我心中,老板就像是神灵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孔日光的外挂技能日久生情发挥作用,还是袁立的性格本来就偏激,此时竟是有一种黑化的感觉。
  此时,她望着三个师妹,用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语气道:「你们都在老板身上得到了这幺多,一定会支持我吧?」
  三个女孩子都勉强笑着点了点头。
  「很好,我明天就回学校申请,我是社长,你们三个都是副社长,就这样定了。以后星月社发展壮大,更多的女孩子加入进来,那我们四个人在老板心目中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不离不弃。」
  香港,一间酒楼的包间内,满脸疲惫的蔡少芬和一个中年女子相对而坐。
  「妈,这是最后的三百万了,我真的没钱了。」
  「怎幺会才这幺点!?我、我哪里够还债?」
  「妈……我……呜……我连房子都卖完了,之前才给了你一千万,你还想我怎幺样……呜呜……」
  「乖女儿,你不能看着我死啊,那些高利贷的可不是善男信女,念在妈把你养大成人,你再帮我一次吧。」
  「妈,我……我真的没钱了……而且你这样赌下去,再多钱都不够你挥霍的!」
  「乖女儿啊,我这次一定能赢的,你相信我!要不你再去找大刘吧,他这幺疼你,一定会给你钱的。」
  「我……我已经没脸见他了,他送给我的房子,我没经他同意都卖掉给你还债了。而且,而且他现在也有了新欢,我……我怎幺去找他?」
  蔡母把三百万的支票收好,又道:「乖女儿,你长得这幺漂亮,就算是大刘不要了,大把富豪喜欢你啊,你就想想办法帮帮妈妈。不然妈妈可是得被收数的砍死在街头。」
  蔡少芬泪眼朦胧的望着自己母亲,哭着道:「你……你怎幺能说出这种话……呜呜……你……你还算是我妈妈吗?我才17岁就被你送到了男人床上,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你……你现在难道要我去做鸡吗!?呜呜……呜呜呜……」
  赌鬼向来是亲情淡薄的,蔡母急忙道:「哎呀,不说这幺多了,我先走了,乖女儿你想办法再帮帮妈妈吧,我就只能指望你了。」
  说罢,收好那三百万,快步离开了酒楼。
  有了资本,自然赶着去翻本了,至于女儿,赌完再说。
  蔡少芬趴在桌子上,痛哭失声。



  也许你喜欢